当前位置:保温桶搞笑暗战
暗战
2022-11-05

小杜烧烤店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李大妈。老板小杜好生奇怪,却还是笑脸迎上去:“李大妈,您怎么来了?”

李大妈稳稳坐下,抬了下眼皮说:“不欢迎啊?你们这不是饭馆吗?我来吃饭!”

“好嘞,您要点什么?”小杜递上菜单。

“十个羊肉串。”李大妈说。

“马上来。”小杜收起菜单,一边往后厨走去,一边心里暗想,这个李大妈今天葫芦里卖的又是什么药?

一个多月前的一天,李大妈如往常一样在客厅里看电视剧,突然,阳台的窗户外面涌进一阵阵呛人的浓烟。李大妈奔到窗口,朝下望去,原来是楼下当街的小杜烧烤店在店面前开起了大排档,两个架着炭火的烧烤炉里冒着滚滚黑烟,长了眼似的直冲着她家的窗户闯进来。

李大妈赶紧下楼,找到了烧烤店的老板小杜。可小杜却说:“大妈您多担待,我明天把烧烤炉架远点儿,回头您也把窗户关上,在屋里吹空调多享受,多花的电费我给您出!”

“我不差那点电费钱,你们这吵吵嚷嚷的让不让人休息了。再这样我要找城管了!”李大妈继续埋怨。

“大妈,我们小本经营也要养家糊口啊!政府为了打造咱们市的美食街文化,把咱们这片区划为指定的露天烧烤经营区了。要不是政府的文件,我还真不敢开哩!”小杜还拿出了文件,以证明自己所言非虚。

李大妈垂头丧气地回了家,虽然关了窗户开了空调,可她心里还是憋闷得很。一想到这烧烤的油烟味和闹腾的人声要持续一整个夏天,她就来气。凭什么就把她住的小区划到露天烧烤区了呀!凭什么她在自己家还要关着窗户开着空调多花冤枉钱!到最后,李大妈把这些怨气都集中在小杜身上。她决定要想个办法,让小杜的烧烤大排档关门。

第二天,几个食客正坐在大排档里惬意地吃着烤串、喝着啤酒,一阵雨点突然落下来,浇在他们的桌子上。他们抬头看去,哪是什么雨点,是楼上的住户在阳台上晾衣服呢!他们看着那些湿淋淋的袜子内裤上源源不绝地滴水下来,气得叫来老板。

小杜不住地给客人赔着不是,抬头看到不停绞着衣服的李大妈,心里明白了几分。他抬头大声说:“李大妈,我这有客人,您能不能换个地儿晾衣服啊?”

“呦,不好意思啊!我那小孙子特别淘,天天出汗出,衣服都得一天一洗。我们家就这一个阳台,不往这晾往哪晾啊!”李大妈虽然嘴上说着抱歉,动作却更大了,衣服上的水洒了小杜一脸。

接下来的几天,李大妈不是在阳台上晾衣服,就是在阳台上给花换土、给棉被掸尘。别说,这方法还真奏效,这些从天而降的杂物把楼下大排档里的食客赶跑了不少。李大妈坐在躺椅上,悠闲地摇着蒲扇,心里很是得意。

没过几天,楼下传出了比以往还大的喧哗声,好像客人比原来多了好几倍。李大妈扑到阳台前,发现楼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支起了几顶巨大的阳伞。那阳伞晴天遮阳,雨天遮雨,也遮住了客人们的视线,任她在楼上怎么扑腾客人们都看不到。小杜在阳伞前卖力地吆喝着:“小杜烧烤为回馈新老顾客,啤酒买一送一!”

迎到客人的小杜抬头望向李大妈,笑了一下。李大妈气得啪地关了窗户,她在心里狠狠地想,不把你这摊子搞垮决不罢休!

烧烤店旁边有一块空地,平常堆着些杂物垃圾,这几天却被李大妈收拾出来了。李大妈穿着运动服站在空地上,不顾旁人好奇的目光,精神抖擞地活动着腿脚。她是这样想的,你不是顾客多声音大吗?你不是能大声揽客吗?我倒是要和你比一比谁的声音大,看谁能把谁吵走!

李大妈招来了她的老姐妹们,把平时在公园里跳的广场舞搬到了街道空地上。她们打扮得花枝招展,用大喇叭放着流行歌曲,排着整齐的队形,跟着音乐翩翩起舞。本来街道就小,这一下又塞进个二十来人的舞蹈队,就变得更加拥挤吵闹了。李大妈边跟着音乐起舞,边斜眼看着那些被她们的音乐吵得直皱眉头的食客。她心里暗想,想跟我斗,你还嫩点!

可没想到,没几天小杜就想出了对策。他在大排档前挂起了横幅,上面写着:吃烤肉喝冰啤酒,看大妈跳广场舞。李大妈精心策划的扰民广场舞竟成了他招揽生意的一部分。倒是真有一批客人不顾嘈杂的音乐,专往靠近舞蹈队的桌子那坐,嘻嘻哈哈地边吃边看,兴致来了还跑到舞蹈队里乱扭一番。

赵大妈头一个受不住,她找到李大妈诉苦:“老李啊,我还是回公园跳舞去了。为了帮你忙我也陪你在这跳了好多天了,可你看这地方这么小,人这么多,油烟又这么呛,咱们跳舞都是为了锻炼身体,现在这哪是锻炼啊,简直是受罪。”

接下来宋大妈也不来了,她气鼓鼓地跟李大妈说:“那天有个小年轻,喝得醉醺醺地在我旁边扭。我心想也好,让年轻人也学学咱们的舞步。没想到这家伙转眼就吐了,还好我躲得快,不然啊这新鞋都得报废。以后谁爱去谁去,我可不去你那儿跳了!”

李大妈的舞蹈队接连折损了两员主力干将,剩下的人也三三两两地回公园跳舞了。舞蹈队解散了,李大妈的作战计划再一次宣告失败。

没想到李大妈今天竟然大驾光临这个她怎么也看不上眼的烧烤大排档,小杜自然心里纳闷。他拿着烤好的肉串送到李大妈桌前,时刻准备着应对她的发难。李大妈好像真是单纯来吃东西的,只见她专心地享受着美食,很快吃完了十个羊肉串。小杜悬着的心慢慢放下去了,可紧接着,他便意识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只见李大妈眉头一皱,捂着肚子哎呦哎呦蹲了下去。小杜赶忙上前搀扶,李大妈顺势坐到地上,她大声叫唤着,把周围客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

“李大妈,您这是怎么了?”小杜关心地问。

“我怎么了?我还想问你呢!我怎么吃完了肚子就不舒服了呢?”李大妈皱着眉头,大声地斥责道。

“大妈,您可不能这么冤枉我。我这天天这么多客人来吃,从来没出过问题!”小杜也急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我都听电视上说了,有很多黑心烧烤店都只顾赚钱,用臭肉做烧烤,用工业香精做调料,用别的肉假冒羊肉。你看看你这烤架这么脏,肉又烤这么焦,这可都是致癌物质!这可都是垃圾食品!”眼看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李大妈也忘了腹痛,大声嚷嚷起来。

“李大妈,我们做的可都是本分生意,绝对不会这样做的啊!这样,您说是吃我们烧烤吃得不舒服了,咱们去医院做个检查!”

“这……”李大妈似乎面有难色。可围观的群众都好心地劝她去医院检查一下,她只得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被小杜搀着去医院了。

虽然李大妈坚称身体不舒服,但医生检查一切正常。后来的几天李大妈一直板着脸坐在家中,不想出门,因为邻居们都知道了她之前是演戏,她怕被人嘲笑。不过小杜好像并没太在意李大妈的栽赃,他反倒是受了这件事的启发,把肉摊摆在了外面,这样每个来吃饭的客人都能清楚地看到新鲜的羊肉是怎样被厨师切块,串好再放上烤炉的,烧烤摊的生意更好了。

没等李大妈想出新的作战计划,她就被老师叫到了学校。她的孙子小胖闯祸了。

“老师,给您添麻烦了。这孩子从小就淘气,父母工作又忙,我也管不住他。他是不是惹什么事了?”李大妈小心翼翼地给老师赔着笑脸。

“他和别的班的孩子打架,把人胳膊都打破了。”

“你这孩子!”李大妈一把拽过小胖,教育他说:“我平时都怎么跟你说的!在学校要团结同学,不要打架。快跟老师承认错误!”

“我没错!”小胖倒是一副死鸭子嘴硬的样子。

“你打人还有理了?”李大妈管不住孙子,感觉在老师面前很失面子。

“我就是没错!我是为奶奶报仇!”小胖委屈得都要哭了。

“为我报仇?”李大妈满腹狐疑。

“今天我看到杜超把自己带的零食分给其他同学吃,我就上去跟他们说:‘不要吃他的零食,他的零食有毒。’他说:‘你胡说!’我说:‘我没乱说话,我奶奶在你家烧烤店吃了一次烧烤,肚子疼了好几天呢!你们家的烧烤有毒,你带的零食也有毒!’没想到他居然说:‘我爸告诉我了,你奶奶那是装的,她根本就没事!’我一听就生气了,你就是吃了他家的烧烤才身体不舒服的,他不但不承认,还诬陷你。所以我就把他打了!”

李大妈听明白了,原来孙子小胖打的,正是同年级不同班的小杜的儿子杜超。

老师听明白了缘由,和蔼地说:“不管怎么样,打人是不对的。杜超不但是你的同学,也是你的邻居。你要听奶奶的话,在家要和邻居和睦相处,在学校也要和同学团结友爱。我相信即便奶奶吃了他们家的烧烤身体不舒服,也会和人讲道理,不会和人家打架的吧。哦,对了,李阿姨,您的身体还好吧?”

“这……”李大妈不知说什么好。

当晚,李大妈拉着小胖又一次去了楼下的烧烤店。这次,她一改往日盛气凌人的样子,满脸愧疚。一方面为小胖打了人,一方面也为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

“小杜啊,真不好意思。”李大妈道着歉。

“没什么,小孩子一起玩嘛,磕磕碰碰的在所难免。”小杜说。

“我想了想,自己这一阵做的事情给孩子立了不好的榜样,我教育孩子的事情自己都没做到。咱们街里街坊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你也是守法经营,我不能再和你过不去了。我已经想好了,不和你较这劲了,以后我就关着窗户在家吹空调,绝对不再妨碍你做生意了。”

“李大妈,其实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好。社区是大家的,我不该只顾自己的生意。我已经想好解决办法了,只不过这几天一直不见你人,没法告诉你。我订购了两个无烟电烤炉,以后做烧烤就不会有烟飘出去了。而且我也决定每天晚上十一点以后就不再开放户外烧烤区了,都让客人进屋去吃,就餐环境干净,还好打扫,这样也就杜绝噪音问题了!”

“真的?”李大妈惊喜地问。

“真的!”小杜说。

没过几天,小杜烧烤订购的无烟烤炉到货了。新烤炉亮闪闪的,看着既卫生又漂亮,小胖和杜超两个人绕着新烤炉你追我我追你,闹得脸上红扑扑的。晚上开业的时候,一支舞蹈队来到了店门口,大妈们穿着带有烧烤店标志的服装,热热闹闹地跳着舞。整齐的舞蹈吸引了好多人,把人流引到了店里。李大妈排在舞蹈队的最前面,她跳得可高兴了。

(责编/范文轶 插图/乐明祥)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不要使用微信打开。